欢迎访问舞月文章网
你的位置:首页?>?365棋牌官网刷分器?>?文章正文

九转还魂丹

时间: 2019-10-07 08:31:18 | 作者:14641 | 来源: 舞月文章网 | 编辑: admin | 阅读: 75次

九转还魂丹

  一红色的血滴顺着剑锋缓缓流下,落在地上聚成一个小小的水坑。? ? 莫十三盯着眼前已无气息的尸体,头一次后悔自己出剑太快。莫十三是快意阁排名第一的杀手,而快意阁是江湖排名第一的杀手组织,莫十三就成了江湖公认的第一杀手。莫十三这次的任务有两个,一个是杀了白云观的观主穆清风,另一个是取得他炼制的九转还魂丹。据说此丹可解百毒,更可医死人肉白骨,是不世出的灵药。可偏偏穆清风的耳朵太好,他才刚翻上屋顶,就被发现了。莫十三本打算擒住穆清风,逼问出九转还魂丹的下落。没想到穆清风招招拼命,全是杀着,莫十三就这么稀里糊涂的把穆清风杀了。莫十三巡视了一番屋内,陈列极为简单,并无藏匿之处。想到穆清风临死前的眼神,莫十三又将西南方向搜寻了一番,仍无所获。偌大一个白云观,去哪找这一粒小小的丹药呢?这时,门口传来一阵叩门声,借着灯光,阿飞看到一个人影毕恭毕敬的站在门口:“师傅,后山那人又不肯吃饭了,该如何是好,请师傅示下。”按照方位推算,后山正位于这间房的西南方向, 或许能有所收获。莫十三跃上房梁,门口道士许久不闻回信,便试探着用手推门。不想,房门应声而开,映入眼帘的却是还未干涸的血迹。阿飞趁道士震惊之际,隔空点了穴道,飞身下来用剑逼住道士的后腰,低声说道:“带我去后山。”莫十三由道士领路,很快就到了后山。只见山脚下有一个黑黝黝的洞口,门口还有两名道士在把守。莫十三跃出草丛,随手给了身后的道士一剑,直中心窝,又以极利落的剑法了结了把守的二人。洞口虽小,洞内却极宽广,山腹被掏至半空。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大片空地,地上刻着一个八卦阵,阵中是一个巨大的炼丹炉。再往里走,有两排房屋呈八字排列,莫十三一间一间的找过去,一无所获,却在最里面的房间里发现了一名女子。长长的头发披散下来,遮住了女子的面容,女子的脚上戴着铁链,按铁链的长度估算,最远只能到房门口。 此时,她正蜷缩在角落里,冷冷的盯着他:“休想让我就范,饭我是决计不会吃的。你们要是再逼我,我就咬舌自尽。”翻遍了整个道观仍一无所获,莫十三看着角落的女子,这是最后的希望了。“你放心,我不是白云观的人。不过,若你回答的让我满意,我可以考虑放了你。”女子闻言却并不如阿飞预想的那样感激涕零,反而略微有些迟疑:“你不会是他派来试探我的吧?”莫十三耸了耸肩:“信不信随你。”女子凝眉沉吟了一会,翻起左手的袖子将一截白白的皓腕放在了光线较亮的地方,只见手腕上纵横交错有许多伤口,这些伤口深浅不一,新旧不一,有的已经愈合只留下淡淡的痕迹,有的还没有完全结痂。“白云观以圣药九转还魂丹扬名江湖,想必你也是为此而来。那你也应该知道,每炼成一颗,都需要两大碗人血,寻常人根本承受不住如此大剂量的频繁取血。“那女子见莫十三点了点头,便接着说了下去。“两年前,穆清风为了炼制九转回魂丹,从山下悄悄抓了一批十六七的少女,用来炼药试药。他先是取人血炼药,炼成便拿取血之人试药,看是否能起死回生。这些人,有的死了,有的醒来变成半死不活的怪物被他杀了。我当时只有十二三岁,年龄小,便被留在了最后。本来我以为自己也难逃一死,没想到那一次的药炼成了,我竟然活了过来。穆清风见药已炼成,便将我囚禁在此处专供他取血之用。”莫十三听完,心中一动,一剑劈开了女子的脚链,问道:“他既拿你试药,你可知他将九转回魂丹藏于何处?”女子摇了摇头:“我只是卑微的药人,他怎么会将如此紧要的事情告诉我。”任务搞砸了,只能回去领罚了。莫十三看了女子一眼,转身要走时,却被身后的女子拉住了衣角:“公子,九转还魂丹,虽有种种好处,却有个巨大的缺陷,服食之人会丧失之前的记忆。复活之前的事情我都不记得了,你既救了我,一定是好人,能行行好收留我吗?”绝情,是杀手的第一要务,阿飞想起了师傅的教诲二莫十三带着女子来到竹林深处的小屋,狡兔还有三窟,何况一个杀手,这里就是阿飞的一个秘密落脚点。由于女子已经忘了自己的名字,莫十三给她取名珠儿。莫十三在截杀一名富商时,曾听他的歌姬弹奏过一种叫琵琶的乐器,声音圆润动听,如跳动的珍珠,而女子的声音总让阿飞没来由的想起那场演奏。莫十三给珠儿留了足够的银钱,并许诺只要活着每月都会来看她。绝情,是杀手的第一要务。临走时,阿飞想起了师傅说过的话。可在这世间,她只有孤零零一个人,就如他一般。不过一个孤女,能生出什么事端?莫十三回头看了远处的竹屋一眼,一个起落跃向了竹林之外。莫十三此次的任务没有完成,不仅没有赏金,还要去戒律堂受五十鞭刑。过了一个月,莫十三准时出现在了竹屋之外,珠儿已经将屋外的空地修理成了菜园,并向山中的猎户买了几只小鸡养了起来。莫十三露出精壮的上身,坐在院中享受着难得的宁静,却没有看到背后珠儿晦涩难懂的眼神。她紧紧盯着他的后背,鞭刑留下的伤痕已经结疤,有些地方已经长出粉嫩的新肉。莫十三走时,珠儿说想让他带一把琵琶。莫十三再来时,便真的带了一把琵琶和一本曲谱。珠儿有些羞涩,说要学会了弹给他听,莫十三却只是看着竹子出神。近日,正有人偷偷跟踪他。即使被他使计甩脱,过不久又会跟上来。莫十三离开竹林不久,便收到了阁主的飞鸽传书,找他一叙。“上次你离开白云观时,有人看到你带了一个女人离开。那个任务的雇主疑心你将九转还魂丹藏了起来,暗地里派人跟踪你。快意阁的规矩,雇主的姓名不能随便吐露,但此人你得罪不起,快意阁也得罪不起。十三,你是一名杀手。无论动情还是生了贪念,对你都有害无益。何不交出那个女人,消弭这场无端的灾祸。”九转还魂丹,能解百毒,医死人肉白骨。对一个杀手,这也是难以抗拒的诱惑,更何况,那次任务只有莫十三一人前去,整个道观也只有他翻查过。莫十三静默良久,艰涩的开口:“非是十三不愿,只是那名女子本无辜。我在救出她以后,便放她离开了。”阁主说了句好自为之,再不出声。莫十三趁着夜色甩脱了后面跟踪的人,来到了竹林。夜已深了,房中的烛火却还亮着,从房中传出琵琶的声音,稀稀疏疏不成调子。莫十三站在竹林的顶端,看着房中女子的剪影。莫十三站了一夜,直到天际泛白,才一跃而下,叩响了竹屋的门。面对着珠儿惊喜的神色,莫十三下意识的撇开了头。“珠儿,那晚我带你从白云观离开,被人看见了,有人怀疑你知道九转还魂丹的下落。”珠儿的脸色渐渐变得苍白:“我就知道,只要这世上还有人对这丹药念念不忘,就永远不能过安生的日子。那么,你是打算把我交出去还是现在就杀了我?”“这两样我都不想选。我希望你马上离开这里,去一个谁也不认识的地方 ,平平安安的活下去。“珠儿紧盯着莫十三的眼眸,似乎想从中看出什么,可那里面坦坦荡荡,什么都没有。“你为什么涉险救我,找不到我他们自然会疑心你。““他们只看到我带你离开,至于现在你在不在我手上,谁又能说得清呢。他们查不出什么,自然也就不跟了。“这是莫十三向珠儿的解释。看到你,就像看到了小时候的我。从来没有感觉过这个世界的温暖,憎恨着它,却又无比渴望有个人来救我,带我离开。小时候的我没有等到,变成了如今的莫十三,至少能做到让你变得不一样吧。而这是莫十三没有说出口的话。 三珠儿走后,莫十三也离开了那片竹林,跟踪的人仍未放弃,江湖上却传起了奇怪的流言。人人都说,莫十三在那日杀了穆清风后,劫走了观中的药人,严刑逼问九转还魂丹的下落。那名药人趁其不备,逃了出来,在武林盟主葛振松门口跪了一夜,求他为观主穆清风主持公道。莫十三坐在小酒馆中,手握酒杯,侧耳听着说书先生将他如何夜闯白云观,如何严刑逼问讲的活灵活现,仿若亲见一般。冷不防手心一痛,却是自己在不经意间已将酒杯捏碎,碎片划破掌心,渗出几滴鲜血。莫十三压低帽檐,向酒馆外走去。莫十三的左脚刚刚跨出门外,就听到暗器急速破风而来,将他逼回了屋内。而酒馆中本来闲听说书的众人在刹那间也换了一张面目,个个面露杀机,取出了藏于暗处的兵器。那名说书先生正摇着一把破扇子缓缓踱步:“葛庄主已经收留了那名药人,向武林正道发出盟主令捉拿你。莫十三,你逃不掉了。”莫十三环视酒馆中的众人,缓缓拔出了自己的剑。剑一出鞘,必饮人血,没有例外。当第二拨人赶到时,酒馆内弥漫着刺鼻的血腥味,尸体流出的血迹几乎将整个地面染红。赶来的人都是武林中各大门派的弟子,莫十三看了一眼身旁渐渐失去温度的暗哨。真是讽刺啊,名誉,权利,武功样样都有了,还不满足,还想要更多。跟踪在前,盟主令在后,抓住自己只是迟早的事了。这样一想,莫十三反倒轻松了。他又回到了那片竹林,一切从这里开始,也该让一切在这里结束。莫十三没有理会渐渐聚拢的人影,只是坐在那,像一个老头一样,感受着阳光的温度。一个身材魁梧,面相庄严的中年汉子站在众人前面,开口问道:“叶姑娘,杀了穆观主,劫持你的可是此人?”珠儿从众人中走出,点了点头,和他目光相接,马上移开看向了别处。莫十三咧了咧嘴,心想,原来她姓叶。若是她听了自己的话,就那样不声不响的躲着,天天都会活在被抓捕的阴影中。这样一来,只要自己一死,就再也不会有人关注她了。真傻,她这么聪明,哪需要别人来操心呢。“欲加之罪,何患无辞?人都来齐了吧,那还等什么?”众人跃跃欲试,却又忌惮他手中之剑,不敢贸然上前,第一杀手的名头不是凭空得的。这时,只听葛盟主朗声说道:“此等奸佞小人,杀了他是为穆观主报仇,为武林除害,不必讲什么江湖道义,大伙一起上。”各色兵器组成了一道绵密的网一齐向莫十三袭来,莫十三举剑迎战。可恨对方人数众多,倒下一个,立马就有人来补。莫十三觉得手中的剑越来越重,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多,粘稠的血液蒙住了眼睛,只能看到眼前快速晃动的人影。突然,一柄金刀从身后刺入了他的心脏,转过头,却是面色阴沉的葛盟主。眼看莫十三已死,珠儿走到葛盟主身边盈盈下拜:“葛盟主为白云观主持公道,小女子无以为报,惟有将观主身前留下的一颗九转还魂丹赠与盟主,以示感谢。”珠儿拔下头上的玉钗,向右轻轻一旋,玉钗分为两截,一颗黑色的丹药从里面掉了出来。珠儿扯下身上的香囊将其装好,双手奉上。葛盟主仰天打了个哈哈,推辞不接,众人又是一番劝说,葛盟主才勉为其难的接了下来。葛盟主红光满面地向众人说道:“此次多谢各位相助,才能这么快替穆观主报仇。葛某在府中摆下宴席,各位不妨同葛某一同前去一聚,叶姑娘也一同前去吧。”珠儿摇了摇头:“观主大仇已报,小女子心愿已了,愿寻一僻静所在常伴我佛,就不去叨扰了。”“如此也好。”葛盟主说罢,带着熙熙攘攘的一群人走了,竹林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。珠儿用竹子做了一个简单的筏子,将莫十三的尸身拖到了离竹林不远的一处废弃石屋中,用稻草将十三的尸身盖住后,珠儿便转身走了出去。直到天黑,珠儿才回来,带着一套男子的衣物,一只碗和一把匕首。珠儿将稻草从莫十三身上移开,将那套衣服放在莫十三的身侧,用匕首划破了自己的手腕,鲜血流入了下方的空碗中,很快就有了大半碗。珠儿端着碗 ,一只手抚上了莫十三的面庞:“我诬陷你拿了那枚九转还魂丹,你恨我吗?凭穆清风那点微末道行,怎么能炼出这种灵药,他不过凑巧罢了。”穆清风爱医成痴,不知从何处听了以人试药的法子,便从山下抓人试他研制的那些新药。怎奈天资有限,一直无所成,炼药不顺,便逼着抓来的人喝毒药,看别人毒发的惨状取乐。珠儿的眼神迷离,似乎陷入了无限的往事中:“那一天,他苦心钻研的丹药炼制失败,十分烦闷,跑到关押药人的地方,随手给我喂了一剂鹤顶红。“那是致命的毒药啊,谁都以为她必死无疑,可她竟然又活了过来。穆清风日夜研究,发现那些胡乱喂下的丹药在体内发生异变,让珠儿的血液中含了药性,抵消了身体中残留的毒性,还有了起死回生之效。”“穆清风之后也曾在别的药人身上试验,却再没有成功过。于是将我奉若至宝,藏在后山,派人日夜看管,又将我用铁链锁住,对外只说是发疯的药人。”为了掩盖住药丸中的血腥气,又不使药性有损,穆清风不停的取血炼药。终于,被他炼成了天下闻名的九转还魂丹,将其送给了天机老人。白云观,一个廖无人烟的小道观,从那以后变成了炙手可热之地。多少人踏破了门槛,只为求取灵药。“可谁能想到,所谓的仙丹灵药,不过全靠一个孤苦女子的血肉滋养。从穆清风发现血液的秘密之后,他便将我当成是一具活着的容器。想要制药时,便割腕取血,我若绝食抗争,便命人点了穴道强灌下去。你杀了他,我一点也不恨你,我只怨你杀的少了些,为什么不把他们全杀光。”求药之人太多,穆清风便借口丹药炼制不易,将其以高价卖给江南第一富商。碍于前时取血太过,珠儿已有了血虚的迹象,只等她一恢复,便要开炉炼丹。“他身怀灵药,自鸣得意,却不知背地里有多少人红了眼。不久,你就找上门来结果了他的性命,真是老天长眼。”那暗中雇佣杀手之人,既想要灵药,又不想让别人也得到,最好的办法就是杀了穆清风。谁知莫十三没有带回灵药,反而劫走了观中的药人。莫十三有快意阁撑腰,轻易动弹不得,只得暗中跟踪,收集证据。“这药于我,本是唾手可得。我不知道是谁在怀疑你,可我知道,只要我将这药献了出去,便不会再有人怀疑你我。你让我离开竹林后,我就找了一个僻静的地方炼制丹药,我天天看穆清风炼丹,早已将那药方烂熟于心。““在这世间,我只有你。到时你醒了,也只认得我,我们去做一对普通的夫妻。若你活着,这些话我是决计不敢说的,因为我输不起,也赌不起。十三, 你别恨我。”有冰凉的泪落入了碗中,激起一圈淡淡的涟漪。 四长白山脚下,一个僻静的小村庄,来了一对陌生的夫妇。男人是个猎户,身手矫健,一个人一天的猎物可抵的上村里所有的猎户。可是记性却不大好,一问起他从前的事,便总是发呆。这时,女子便会来替他的男人解围,说他们原来住的地方被土匪屠了村,男人受了刺激失了忆,便搬到了这里。女子会一点医术,闲时帮村里人看看病,闲时总爱抱着一把琵琶弹给男人听。

文章标题: 九转还魂丹
文章地址: http://www.wyxyl.com/jingdianwenzhang/77905.html
文章标签:还魂丹

[九转还魂丹] 相关文章推荐:

    Top